法医王妃不好当!

青酒沐歌

首页 >> 法医王妃不好当! >> 法医王妃不好当!全文阅读(目录)
大家在看 掌家娘子的团宠日常 权臣闲妻 慕南枝 春闺玉堂 盛世医妃 容后倾天下 妻华 娇医有毒 凤回巢 凤倾天阑
法医王妃不好当! 青酒沐歌 - 法医王妃不好当!全文阅读 - 法医王妃不好当!txt下载 - 法医王妃不好当!最新章节 - 好看的古代言情小说 []

第1138章 番外大结局:子孙满堂【全文完】

上一章 书 页 下一章 阅读记录

长安十七年,中秋。

君轻寒和苏青染一路紧赶慢赶,终于在中秋前夕回到了帝都。

其实,在他们之前,君承锦已经快马加鞭的从南疆赶回来了。

当时,君轻尘看见他,就像是看到了希望,看到了黑暗中的曙光,激动得不行。

卸去重任,重新做回懒散王爷,他顿觉一身轻松。

这边,君承锦刚刚将君轻尘留下的烂摊子收拾完,君轻寒便回来了。

八月的天气,秋高气爽。

这一年,君轻寒并没有宴请群臣,只是让君轻尘夫妇以及顾玉祺夫妇进宫,一大家子热热闹闹的吃了个团圆饭。

自从他登基之后,已经有许多年,没有这样简单而又温馨的过过中秋了。

然而,他这一举动,却令文武百官百般猜想。

除了他们,帝都上下,所有朝臣的中秋都过得不太平。

他们心中不安,都在猜测着上位者的意图。

空中的明月又圆又亮,但他们的心里却只有惊惶。

总感觉上头要有大动作了。

事实证明,他们的担忧是没错的。

翌日上朝,君轻寒当朝众臣的面,处置了逸郡王君承坤、兵部尚书吕敬。

南疆谋逆一事中,风家风雷、风霆以及太平侯和朝中众臣相互勾结,意图不轨。

除了主要人物君承坤和吕敬,还涉及到了其他朝臣。

此事牵连甚广,君轻寒将涉事之人全部发落。

绝不姑息任何一人。

借着这件事,君轻寒大刀阔斧的整肃朝纲。

严打贪官污吏,清除国家蛀虫。

除了鼓励军功、推行科举外,这一次,他还鼓励商贸。

历朝历代,皆重农抑商。

他这个决定,是一次大胆的尝试。

此时的他还不知道,他这些策略,都为以后的武明盛世奠定了基础。

君轻寒在位期间,政治清明,风调雨顺。

得益于此,君承锦登基之后,将东临的繁荣推到了极盛。

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中秋宴后,君承欢刚回到寝宫,霁月便送来了书信。

“公主,南疆又来信了。”

君承欢抬手接过,并没有急着看,直接放在了桌上。

“公主,南疆王的信,您不看么?”霁月问。

“待会看,你先下去吧。”君承欢即便不看,也能猜到内容。

夜未殇果然说到做到了,这些天来,她每天都会收到一封从南疆送来的书信。

信上的内容一般无二,就是想她。

看得多了,她都能倒背如流了。

自然,就没有拆信的欲望。

她知道他想她,她又何尝不想他呢?

洗漱之后,君承欢便上榻安寝了,那封信被孤零零的扔在了桌案上。

然而,让她想不到的是,就因为她这次没有看信,一个重要信息就被她遗漏了。

第二日用过早膳,她刚来到大理寺,霁月就急冲冲的闯了进来。

“公主,南疆王来了,现在已经进宫了!”

“什么?”君承欢立即惊讶出声。

放下手中的案宗,她匆匆回了宫。

夜未殇此次提前来到帝都,不仅写信告诉了君承欢,也禀告了君轻寒。

然而,因为君承欢昨晚的遗漏,以至于她反而是最后一个得到消息的。

回到宫中,已经下了早朝。

她还未见到夜未殇,君轻寒的圣旨已经颁了下去。

夜未殇被立为驸马,就连婚期都定了。

她和夜未殇的婚事当即交给了礼部去操办。

来到寒青宫,见到苏青染时,她才得知夜未殇这会已经出宫去了。

“你呀,真是对人家未殇一点也不上心。他为了早点见到你,日夜兼程,提前数十天赶到了帝都,还特意写信告诉了你,谁知你竟然把书信随手一扔,看也未看。”苏青染听君承欢说了昨晚的事情,忍不住斥责。

君承欢说不出话来。

抿了抿唇,她问,“夜未殇是不是住在驿站?”

“你去找他?”苏青染挑眉。

君承欢点点头就要离开。

苏青染叫住了她,“刚刚未殇过来给我请安的时候说了,他要去大理寺找你,你快回去吧,别再到处乱跑了,免得他一会找不着你。”

君承欢:“……”

她突然觉得母后待夜未殇比待她好。

夜未殇更像是亲生的。

……

大理寺,坐北朝南,修有六扇朱漆大门,门前有两座石狮子,威严非常。

君承欢赶到的时候,朱漆大门前,负手而立了一抹白色身影。

男人身形颀长,墨发如瀑,但看背影,温润如玉。

君承欢不自觉的止住了步子。

第一次见面时,他就是这幅打扮。

听到脚步声停下,夜未殇缓缓转过身来,“欢欢,许久不见,别来无恙。”

君承欢轻轻勾了下嘴角。

他们才半个多月没见,何谈许久?

上前两步,她看着面前的男人道:“你来了。”

“对,我来了。与上次来大理寺做师爷不同,这一次,我是来做驸马的。”夜未殇笑得邪魅。

“能不能做驸马,你说了不算。”君承欢清冷的眉眼多了几分明媚。

“父皇已经答应了。”

君承欢挑眉,“你这称呼倒是改的挺快。”

“你这是在提醒我么,娘子……”夜未殇说着撩步走到君承欢身边,一把将人抱进了怀中。

埋在她的发间,深吸一口发香,他缓缓开口,“欢欢,我很想你。”

“夜未殇,别闹,我们先进去。”夜未殇忙推了下抱着她的男人。

大理寺门前人来人往的,搂搂抱抱实在不妥。

“好,我们进去抱。”夜未殇拉着她飞快踏进了朱漆大门。

来到君承欢的书房,他一撩衣袍坐下,然后将人抱在了膝上,暧昧出声,“欢欢,这里没人。”

“夜未殇,你……你快放我下来!”这样羞人的姿势,让君承欢十分抗拒。

夜未殇放在她腰间的大手却禁锢的紧紧的,他攫着她的眸子问,“昨日我给你的书信为何不看?”

“我……”君承欢一时语塞。

她总不能说懒得看吧。

“你是不是根本不想我,不在乎我?”

“没有……”

“那你为何从不给我回信?”夜未殇不悦出声,“我给你写了那么多封书信,结果你一封都没给我回,你可知,我每天都在苦苦等待?”

“霁月还有要事做,没时间送信。”君承欢解释。

更何况,只是半个多月没见,她可做不到每天一句想你。

“这都是借口,你分明不想我。”夜未殇轻哼一声,看起来十分委屈。

“夜未殇,你怎么不听解释呢?”

“不听不听就不听,解释都是骗人的,你若是真想我就亲我,用实际行动来证明!”夜未殇傲娇出声。

君承欢忍不住抽了下嘴角,“夜未殇,别闹了,你这激将法,连三岁小孩儿都骗不……”

“唔……”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夜未殇就吻了上来。

霸道又深情,恨不得将这半个多月的相思全部发泄出来。

这一次,君承欢没有拒绝,她轻轻的抱住了夜未殇的腰身。

这些天来,她也很想他。

许久之后,夜未殇才松开了她,“这是我给你的惩罚,以后每天都要想我,知道了么?”

“以后天天都在一起,有什么好想的?”

“那也不行!”夜未殇霸道出声。

君承欢只得无奈点头,“我答应你便是。”

“这才乖。”夜未殇欢喜的在她唇上狠狠亲了一下。

君承欢从他身上起身,“我听说,我们婚期定了?”

夜未殇点点头,“定了!”

“什么时候?”

“我本来打算立即就将你娶回去,但是父皇不肯,非要将你留到年岁,说是等你满了十八再出阁。最后,我们各退一步,将日子定在了十月初四。”

“父皇答应了?”君承欢不可置信。

夜未殇点头,“母后答应的!”

君承欢:“……”

……

八王府。

自打从南疆回来,灵儿就没怎么有精神,仿佛将魂儿丢在了那里一般。

不像往常那般,用过早膳就风风火火的往大理寺跑,如今她有事没事就往秋千上一坐,看着蓝天白云发呆。

十岁的小虫子看着她一副怏怏的模样,忍不住扯了扯身边的衣袖,“哥,我姐她这是怎么了?连零嘴儿都不吃了,这不像她。”

“还能怎么,相思呗。”君承钰撇撇嘴。

他就说么,这丫头会后悔的!

“相思?什么相思?”君轻尘听到这句话,立即拧了眉。

君承钰扫了眼自家老爹,漫不经心道:“这件事我娘没告诉你么?”

“什么事?”君轻尘更加好奇了。

“就是灵儿和上官予的事呗。”君承钰立即将灵儿和上官予在南疆的事情告诉了君轻尘。

君轻尘听完沉默了良久,那副深沉的表情像极了君轻寒面对夜未殇时的样子。

君承钰忍不住狐疑,“爹,你不会反对吧?人家上官予挺好的,你有什么反对的,我倒是觉得灵儿若真能嫁过去,一定是踩了狗屎运了。”

君轻尘抬手就是一巴掌,“你说的是什么话,什么叫灵儿踩了狗屎运?遇上我们灵儿,分明是上官家的那小子修了几辈子的福气!”

小虫子是个机灵鬼,“哥,你真不会说话,怎么能不向着我姐,反而胳膊肘往外拐呢?就算我姐她这也不好、那也不好,这也不会、那也不会,但我们总归是一家人!”

君承钰嘴角抽了抽道:“爹,儿子不会说话,您别生气。”

“哼,你去将帝都所有英年才俊的花名册都给我找来!”君轻尘威严的甩了甩衣袖。

“爹,您这是做什么?”

“自然是选女婿!”君轻尘说完,径直离开了。

皇帝的女儿不愁嫁,难不成他这八王爷的女儿就愁嫁了?

他这闺女不仅模样生得好,性子也好……反正哪哪都好。

这两年来,若不是他拦着,只怕媒婆都要将王府的门槛踩破了。

凭什么一定要嫁给百里家的小子?

未来的女婿,他必须要好好挑选挑选!

君轻尘走后,君承钰欲哭无泪的叹了口气,紧跟着离开了。

整理帝都英年才俊的花名册,这可不是一件小事。

早知道刚刚就不多嘴了!

二人离开后,小虫子屁颠屁颠的进了灵儿院子。

“姐!”

灵儿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根本没有听见他的声音。

小虫子抬手在她面前挥了挥,“姐,你在想什么呢,这么认真?”

灵儿回神,淡淡扫了他一眼,“你怎么来了?”

“我来你这里找好吃的。”

灵儿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没有!”

“姐,你刚刚是不是思春了?”

面对小虫子狐疑的打量,灵儿小脸猝不及防红了下,立即抬手戳了下他的脑门,“小屁孩瞎说什么,信不信我揍你!”

“姐,这不是我说的,是哥说的,他说你想上官予,得了相思病。”小虫子立即将此事推到了君承钰身上。

“谁说我想予哥哥了,才没有呢!”被人戳中心思,灵儿立即否认。

“看来就是了,你就是想人家了!”小虫子人小鬼大,心眼多得很。

“去去去,再瞎说我打你了!”灵儿说着扬手。

小虫子立即躲到一旁,“姐,刚刚爹知道你得了相思病之后,有了大动作。你把你的院子里的零嘴儿都交出来,我就给你透个消息。”

灵儿:“……”

没过两天,灵儿就知道小虫子嘴里的大动作是什么了。

这一日,她刚刚用过早膳,她那不靠谱的老爹就兴奋的拿着花名册踏进了她的院子。

“灵儿,你快来,我给你看个好东西!”

“爹,你要给我看什么?”她懒洋洋的回了一句。

君轻尘进了花厅,神秘兮兮的从袖子里取出一沓花名册,递到了她的面前,“瞧瞧?”

“这是什么?”

君轻尘轻咳两声道:“爹自认为自己是个开明的父亲,所以对于你的亲事,我不会强迫。这是帝都所有英年才俊的花名册,你自己选,看上谁,咱就嫁谁!”

灵儿忍不住抽了下嘴角,“爹,你这是做什么?我什么时候说我要嫁人了?”

“你年纪不小了,该嫁人了,人家承欢都嫁了,你得抓紧!”君轻尘说着将花名册打开,一页页翻过,“你看到喜欢的,就说一声。”

女儿婚嫁之事,本该由雪央来打理。

可惜,雪央认定了上官予这个女婿,不仅不配合,还给他捣乱。

没本法,他只好亲自出手了!

“这花名册是谁画的,上面的人怎么还缺胳膊少腿的?”灵儿差点没笑出来。

“君承钰这个小兔崽子,让他办这点小事都办不好!”

君轻尘生气,看了眼灵儿道,“你先凑合着看,看看喜欢谁。”

没翻两页,灵儿看见君承锦的名字,再也忍不住,大笑出声,“爹,这是我哥从哪里找来的花名册,竟然还有承锦的名字,也太不靠谱了。”

君轻尘扫了眼君承锦的名字,气愤的将花名册合上了,“这个小兔崽子竟敢糊弄我,我这就去找他算账!”

灵儿一把将人拉住,然后将花名册递给他,“爹,我不想嫁人。”

“这说的什么话,怎么能不嫁人呢?”君轻尘皱眉。

“嫁人也不是不可以……”

灵儿说着咬唇,“这事我自有打算,反正……反正您别操心我的事就是了。”

“你有什么打算?”君轻尘敛眸。

灵儿还没有回答,君承钰便匆匆忙忙的进了院子。

“小兔崽子你来得正好,你看看给我找的什么花名册,我正要找你算账!”君轻尘说着撸起了袖子。

君承钰一边躲避一边道:“灵儿,上官予来了!”

“什么?予哥哥来了?”灵儿震惊出声,声音里有一丝毫不掩饰的欣喜。

君承钰点头,“人已经到了帝都,如今正在花锦桥上等你呢!”

“是么!”灵儿闻言,提着裙子就跑了出去。

君轻尘忍不住在身后喊,“矜持,矜持点!”

“爹,你闺女是个什么样你还不了解么,矜持那俩字怎么写她知道么,还让她矜持?”

“臭小子,有你这么说你妹妹的么?”君轻尘抬手就是一巴掌,“还有,你给我说说着花名册是怎么回事?好好的英年才俊,怎么到了这上面就给人家画成了缺胳膊少腿?对了,这上面怎么还有承锦?三天不打,上房揭瓦,你小子现在能耐了是不是?”

“爹,饶命,饶命啊……”君承钰慌忙逃窜。

……

花锦桥。

灵儿兴冲冲赶过去的时候,上官予正站在桥头上。

他面容俊朗,身着一袭蓝色长袍,手中拿着一串红艳艳的糖葫芦,在人群中十分扎眼。

灵儿一眼便看见了他,眼底陡然划过一丝兴奋。

远远地,她便激动的冲他招手,“予哥哥!”

听见她的声音,上官予立即抬眸看去,“灵儿!”

“予哥哥,我来了!”灵儿两步跑了过去。

看着她俏皮的身影,上官予眼底不自觉的噙出笑意。

灵儿跑到他身前,这才停下了步子,“予哥哥!”

“灵儿,给你。”上官予说着将手中的糖葫芦递了过去。

“谢谢予哥哥。”灵儿笑嘻嘻接过,开心极了。

这一幕,像极了十年前。

当时,他就是站在花锦桥上给了她一串糖葫芦。

她一边吃一边道:“予哥哥,你怎么来了?”

“我……我很想你,所以就过来了。”上官予大着胆子开口。

灵儿闻言眸光颤了颤,手下的动作一滞。

上官予看着她,眼睛一眨不眨,认真问道:“灵儿,分别的这些日子,你……想我么?”

“想啊!我也很想予哥哥!”灵儿其实想说,她自从南疆回来,以前就一直浮现他的身影,脑海中全是他们在南疆的回忆。

她都茶不思饭不想了,就像是入魔一样。

上官予顿时双眸一亮,眼底涌出一抹不可置信。

她说,她想他!

“灵儿,你说的是真的么?”

灵儿认真的点点头,“以前在南疆的时候,我和予哥哥朝夕相伴,并不觉得有什么,但是我们分开之后,我心里就变得空落落的,就像是少了什么东西一样。”

她说着看向上官予,“予哥哥,我想我可能喜欢上你了。”

上官予听到她这一句直白的表白,顿时愣住了,“灵儿,你刚刚……说什么?”

“予哥哥,我喜欢你!”灵儿又说了一遍,毫不忸怩。

上官予眼底噙出兴奋,一把握住了灵儿的小手,“灵儿,我也喜欢你,在南疆时就喜欢了。”

灵儿的心顿时漏了一拍,“予哥哥……”

“灵儿,不瞒你说,我此次前来帝都,就是来娶你的,聘礼我都带来了!”上官予扶着她的肩膀激动道。

“啊?”灵儿愣住了。

“灵儿,你会……答应么?”上官予小心翼翼问。

灵儿一时不知道怎么回答,“这个……这个你去问我爹娘吧,他们答应,我便答应。”

上官予不住点头,“好,我一会就去八王府!”

“予哥哥,这个糖葫芦好好吃。”灵儿忙转移话题。

虽然她大大咧咧的,但是在这种事情上,她也害羞啊!

“是么?”上官予也有些紧张。

灵儿点点头,将糖葫芦递了过去,“予哥哥尝尝。”

上官予没有吃糖葫芦,而是扶着灵儿,对着那抹樱唇吻了下去。

这里要比糖葫芦甜!

夜大哥说的不错,喜欢就要大胆!

……

君轻尘看着上官予和灵儿手牵着手来了八王府,眉头皱得老高。

看见他的刹那,灵儿不好意思的松开了上官予的手,“爹……”

上官予立即行礼,“晚辈见过八叔。”

“你就是百里家的二小子?”一向没个正经的君轻尘严肃出声。

上官予拱手,“是。”

君轻尘刚要开口,一声温和传了过来,“予儿来了,快来,我们去花厅说。”

雪央从男人身边经过,直接将上官予和灵儿领回了花厅。

君轻尘顿时气闷,甩袖走在了前面。

端坐在上方,他淡淡瞥了眼立在大厅内的上官予,威严道:“我听说,你要娶灵儿?”

“回八叔,晚辈已经将聘礼带来了,请您过目。”上官予说着将聘礼单子递了上去。

君轻尘轻咳一声,管家立即将聘礼单子接了过来。

他抬手拿过,略略翻了一下。

谁知这一翻,他根本翻不到头。

这聘礼单子足足有二十来张!

他的眼底立即划过一丝错愕。

这小子是把整个西陵都搬过来了么?

就在他惊讶时,雪央已经将聘礼单子从他手中接过了,“王爷,这种事情,就交给妾身吧。”

君轻尘:“……”

如今上官予来了,她倒是积极了。

“八叔、八婶,晚辈真心想娶灵儿,想养她一辈子。”上官予拱手道。

君轻尘冷冷一声,“本王家大业大,灵儿吃不垮。”

“谁说的,家大业大,也禁不住她吃。别忘了,府上还有两个儿子没有说媳妇儿呢。”雪央幽幽提醒。

灵儿:“……”

君轻尘闻言轻咳一声,“上官予,你说要娶灵儿,那我得好好考验考验你,必须让我满意了,才能答应!”

“是,晚辈愿意接受八叔的考验。”

灵儿立即着急出声,“爹,你……你别为难予哥哥……”

“还没嫁过去呢,你就偏向他了?”

君轻尘哼了一声,正要开口,君承钰着急忙慌的从外面跑了回来,“爹,娘,来圣旨了!”

“什么圣旨?”

“赐婚的圣旨!”君承钰说着将手中的明黄递了过去。

君轻尘不仅蹙了蹙眉,“什么赐婚圣旨?”

他说着将圣旨打开了,看到上面的内容,立即惊讶出声,“四哥竟然给灵儿和这小子赐了婚!还是和……承欢同一天出嫁!”

“得知予儿来了帝都,我便入宫求了圣旨。”雪央得意出声。

君轻尘:“……”

君承钰一阵兴奋,“爹,现在皇伯伯答应了,皇奶奶也答应了,这可就由不得你了!”

君轻尘:“……”

就不能给他这个当爹的留点面子么?

……

十月初四,大婚。

君承欢和灵儿同日出嫁,皇宫和八王府都挂满了红绸。

就连朱雀大街,都挂满了红灯笼,喜气洋洋。

一大早,鞭炮声就响个不停。

当初,夜未殇和上官予同时过来下聘。

二人的聘礼加起来,直接堵死了整个朱雀大街。

有了这次的经验,出嫁的时候,让君承欢的嫁妆先行,灵儿的紧随其后。

这才不至于将朱雀大街堵死。

送亲队伍,护送着嫁妆前行,浩浩汤汤,场面十分宏大。

整整一个时辰,才走出了朱雀大街。

君承欢出嫁,苏青染一直追出了宫门,看着那顶渐去渐远的红轿子,她不禁湿了眼眶。

虽然满意夜未殇,但是她却舍不得君承欢。

南疆山高路远,这一出嫁,不知何时才能相见。

还未分离,她就开始想念了。

就这么一个女儿,打小就没怎么离开过她的视线。

如今出嫁,她怎么舍得呢?

君轻寒轻轻走过来,从身后将她揽住,“孩子大了,总有离开的一日,别难过,你还有我。”

苏青染点点头,将自己埋在男人怀中,“寒,我突然有些后悔了,早知如此,当初还不如给承欢在帝都挑选一个夫婿。”

“帝都之大,可有哪个能够入得眼承欢的眼睛?”君轻寒轻声安慰,“虽然远嫁,但只要她幸福就好。”

……

车驾整整走了一个月,才从帝都来到了南疆。

作为东临唯一一个嫡公主,君承欢的大婚排场十分浩大。

送嫁之人,足有数千人。

十里红妆,更是铺满了整个景华大街。

君轻寒并非喜好奢侈之人,他这么做,是要告诉南疆人,更是要告诉天下人,君承欢是他的掌上明珠,若是她在南疆受了半分委屈,他绝不会善罢甘休!

夜未殇带着君承欢抵达南疆这一日,南疆百姓夹道相迎。

这样的盛世大婚,这样的声势浩大,他们这辈子都没有见过。

他们为南疆王感到高兴,也为自己感到高兴。

皇上肯将唯一的宝贝女儿嫁到南疆,是不是意味着要重视南疆了呢?

夜未殇跨坐在高头大马之上,带着君承欢的花轿,绕城三周,这才回了南疆王宫。

而后,他便在王宫内大摆宴席,招待众人。

一直忙到傍晚时分,他才迫不及待的回了寝宫。

“王后今日用膳了么?”他一边撩步一边问。

清浅颔首,“回王上,奴婢已经服侍承欢公主用膳了。”

“那便好,你下去吧。”夜未殇拂了拂手,飞快掠身过去,匆匆推开了房门。

看见那抹坐在榻前的红色身影,他的眉目顿时温柔起来。

来到榻前,他紧挨着君承欢坐下,然后小心翼翼的将她的红盖头掀开了,“欢欢,为夫回来了!”

与往日的清冷不同,今日君承欢一袭红妆,美艳动人。

夜未殇不禁看痴了,情不自禁的就要吻上去。

君承欢将手捂住了他的唇,“夜未殇,别忘了,还有合卺酒。”

“好,为夫这就端来。”经她提醒,夜未殇缓缓起身,去一旁端酒。

饮过酒的君承欢,双颊绯红,像是涂了胭脂一般,更加迷人了。

夜未殇看着她,眼底就起了醉意,“欢欢,你好美……”

君承欢轻轻抬手,为男人解去腰带,“夜未殇,时辰不早了,我们歇下吧。”

夜未殇抬手按住她的小手,“欢欢,我有东西送给你。”

他说着从袖中取出了一个玉坠儿递了过来,“还记得这个么?”

君承欢立即惊讶出声,“这是我的玉坠儿。”

她抬手接住,忍不住冷哼一声,“在荆州的时候,你把我的玉坠儿抢走了,这一晃都过去十年了,我也将这件事情抛到了脑后。”

“当初我将它抢走,是想有个念想。如今,我将你娶了回来,也算是心想事成了。这玉坠儿还你,物归原主。”

君承欢轻轻摩挲着,眼底噙出笑意,“这玉坠儿是我母后留给我的,她说这是外祖母当年留给她的。”

“原来这玉坠儿还是个传家宝,那以后我们生了女儿,就将这玉坠儿给她戴在身上。”

君承欢轻轻点头,“好。”

接下来,夜未殇就突然将她扑倒,压在了榻上。

她忍不住惊呼一声,“夜未殇,你……做什么?”

“自然是生女儿!”夜夜未殇霸道出声。

……

阳春三月。

百花争艳,鸟语花香。

夜未殇在南疆王宫忙碌着南疆大小事务,而君承欢则在天机阁内处理着南疆大小案子。

自上年他们成婚后,夜未殇便开始整肃南疆。

君承欢不想因为成亲便成为内宅女子,她想像以前做大理寺卿时一样,验尸破案。

夜未殇宠她,便为她建立了天机阁,专门负责南疆刑案。

新官上任三把火,如刚做大理寺卿一样,君承欢一上任就先破了几个大案子。

一时间,扬名整个南疆。

由于君承欢一心扑在案子上,夜未殇白日里经常见不着人。

到了晚上,累了一天的君承欢沾到枕头就睡着了。

别说造人,就连搂搂抱抱都成了奢侈。

没过多久,夜未殇就忍受不了了。

他决定,必须要好好跟自家媳妇儿谈谈!

就算她喜欢案子,也不能冷落了他!

这一日,他出了南疆王宫,屁颠屁颠的跑到天机阁,却被告知,出了命案,君承欢去验尸了!

当即,他又马不停蹄的跑到案发现场。

离老远,他就看见了正在验尸的君承欢。

他立即兴奋招手,“欢欢!”

君承欢剖尸正在要紧处,根本没工夫理他。

夜未殇也不生气,飞快跑过去,然后安静的立在了她的身边。

君承欢将尸体剖开之后,浓郁的恶臭顿时汹涌起来。

她胃里陡然一阵翻滚,没有忍不住,直接吐了出来。

夜未殇紧张的扶住了她,“欢欢,你没事吧?”

君承欢摆摆手,继续剖尸。

坚持着将尸体验完,她这才随夜未殇回了南疆王宫。

刚回来,夜未殇便着急忙慌的请来了太医。

太医小心把过脉后,立即向夜未殇拱手开口,“恭喜王上,王后娘娘有喜了,已经一个多月了!”

“有孕了?这么说,我要当爹了!”夜未殇兴奋极了。

顾不上太医在场,他直接亲了君承欢一口,“欢欢,你听见了么,你要当娘了!”

“都要当爹的人了,什么时候能稳重一些?”君承欢笑着嗔了句。

君承欢有孕的消息很快便传到了帝都。

君轻寒和苏青染得知此事,十分开心,宫中的补品流水一般的送去了南疆。

没过几日,君轻尘便兴冲冲的跑进了宫,直奔皇太后的寝宫,“母后,母后,灵儿有喜了!”

皇太后十分开心,“承欢和灵儿同时出嫁,如今这又同时有孕。好,真好!”

“是啊,母后,这是双喜临门的好事!”君轻寒带着苏青染缓步进殿。

“承欢和灵儿都有了着落,如今就剩下钰儿和锦儿了,他们什么时候能让哀家抱上重孙子?”

皇太后说着看先苏青染,“染儿,你和雪央啊,要抓紧啊!”

“是,母后。”苏青染立即应了声。

……

一年后。

君承欢和灵儿双双产子。

三年后。

永安二十年,夏。

夜未殇夫妇和上官予夫妇皆带着孩子回了帝都。

因为远嫁,这是二人出嫁后,第一次回来探亲。

苏青染和雪央都激动地热泪盈眶。

日盼夜盼,终于将人给盼来了!

看着君承欢挽着妇人髻,苏青染心中一阵感慨。

她的承欢长大了!

“诺儿,叫外婆。”君承欢对怀中的奶娃娃开口。

小家伙十分懂事的唤了声,“外婆。”

苏青染激动的将小娃娃抱在怀中,一阵爱不释手,“诺儿乖。”

她说着便带着夜未殇和君承欢朝皇太后的寝宫走去,“你们父皇正在召见兵部尚书,抽不开身,我们先去给皇祖母请安,他一会就到。”

他们来到时,君轻尘已经带着灵儿一家三口来到了。

此时,皇太后正在逗弄曾外孙,寝宫内充满了欢声笑语,其乐融融。

“给母后请安。”苏青染过去,率先见了礼。

夜未殇和君承欢立即跟在后面行礼。

“都是一家人,用不着这些虚礼,快将诺儿抱来我看看。”皇太后脸上带着慈祥笑意。

“太姥姥!”小家伙小嘴很甜,立即唤了声。

皇太后顿时开心起来,“我们诺儿真懂事,太姥姥给你糖吃!”

这边,灵儿看见君承欢,立即扑过去抱住了她,“承欢姐姐,好久不见,我好想你啊!”

“我也想你。”君承欢笑着开口。

自从做了母亲之后,她比以前爱笑了许多。

姐妹二人正说话时,皇太后的声音便传了过来,“雪央,我记得钰儿媳妇的肚子已经八个月了,快生了吧?”

“回母后,您记得没错,还有两个月就要生了。”雪央笑着回答。

皇太后点点头,看向苏青染道:“染儿,如今就剩下锦儿了,他都已经亲政了,也该娶亲,为皇家开枝散叶了。”

正说着,外面的小太监急匆匆进了殿。

“启禀皇后娘娘,刚刚太子殿下带了一个身穿奇装异服的女子进宫了!”

……

晚膳时,一大家子围在一起用膳,好不热闹。

夜未殇一边照顾孩子一边为君承欢夹菜,“欢欢,这些都是你爱吃的,多吃些。”

“将诺儿给我吧,你一晚上都没怎么吃。”

“不妨事,你好好吃饭,我带诺儿。”夜未殇执意不肯。

君承欢拗不过,只得随他。

用吃了两筷子,她的小腹突然疼了起来。

随着下身涌出一抹温热,有血流了出来。

夜未殇看到这一幕,立即急切出声,“叫太医,快叫太医!”

很快,整个太医院的太医都赶了出来。

他们为君承欢把了脉,皆叹了口气,“公主已有一个月身孕,刚刚吃了大量螃蟹,只怕腹中胎儿要保不住了!”

就在众人沉浸在噩耗时,一声清脆从人群中传了出来,“一群庸医快闪开,我能保住这个孩子!”

女子双眼黑亮,脸上噙着自信。

即便穿着宫女的衣服,也遮不住那满身风华。

最终,在她精湛的医术下,君承欢保住了腹中胎儿。

一年后,平安产女。

又三年。

夜未殇和君承欢带着一儿一女回了帝都。

此时,君承锦的太子妃刚刚生下了小皇孙。

他们此行是来喝满月酒的!

那太子妃不是别人,正是当年为君承欢保胎的小宫女!

东宫外面。

苏青染靠在君轻寒怀中,静静地看着一双儿女,几个小孙子,轻轻笑了。

这一世,她的人生十分圆满。

与君终老,子孙满堂。

——全文完——

《法医王妃不好当!》无错章节将持续在新笔趣阁小说网更新,站内无任何广告,还请大家收藏和推荐新笔趣阁!

喜欢法医王妃不好当!请大家收藏:(m.xiaoshuo110.com)法医王妃不好当!新笔趣阁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存书签
站内强推 江陵传 宝鉴 神道丹帝 天驱 史上第一佛修 喵斯拉 第五浩劫 最强妖孽特种兵王 贵妃每天只想当咸鱼 林黛玉重回红楼 快穿之陈舟游记 月东出 戏精邪尊家的铜臭妃 我不是大仙尊啊 成亲后王爷暴富了 帝神通鉴 重紫 世界第一宠:财迷萌宝,超难哄 扶摇皇后 无双
经典收藏 童养婿 恶女从良 一品仵作 暴君洗白计划[穿书] 贵女重生:侯府下堂妻 旺夫小哑妻 妖凤归来:重生不为后 花瓶女配开挂了 大清小事 重生嫡女有空间 清穿五福晋 帝龙修神(gl) 大妆 锦衣香闺 娇妾 凤倾天阑 妙偶天成 倾世宠妻 良婿 还珠之凤凰重生
最近更新 妃常难搞 给前夫的植物人爹爹冲喜 催妆 嫡长女她又美又飒 替嫁神医:腹黑世子,甩不掉 太子你的太子妃又跑了 锦衣玉令 娇卿 孤女勤王 农门婆婆的诰命之路 盛世倾颜之毒妃归来 [红楼]婢女生存日常 主公,你的谋士又挂了 爱谁谁 慕林 如意事 全天下都知道太子爱她 黑莲花女配重生了 医妃惊世 墨桑
法医王妃不好当! 青酒沐歌 - 法医王妃不好当!txt下载 - 法医王妃不好当!最新章节 - 法医王妃不好当!全文阅读 - 好看的古代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