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暖婚与你皆可期

暖婚与你皆可期

搬砖的熊现代言情完结

有一种危险和刺激,足可让人肾上腺素飙升,无惧危机四伏。 手中钢笔,尤胜钢枪。 然多年之后, 深渊在侧,无可逃避。 那时他才发现,以他的一己之力, 不能让任何残忍懂得收敛, 亦不能挽留那些无辜又曾鲜活的生命。 少时理想终究沉没于信息的海洋与历史的洪流, 正如他自己, 自救尚难,何以渡人? 穆宸的笔,从此折戟。 十年后静默归来,大隐于市。 穆宸从没想过,能在此在暂栖之所,遇见一生所爱。 夏芷芷也从没想到,馨苑别墅的隔壁邻居,就是业内流传多年的传奇。 至于 #邻居他太帅怎么办?# 夏芷芷:男未婚女未嫁,怂啥?追!必须追!现在就追! 年龄差?都不是事儿! 性子冷?姐没在怕的! 是前辈?那更刺激了! 直到某一天,导师目光很忧郁:……他就是穆宸。 夏芷芷:……你说啥??! 然而偶像追都追了,丢掉的面子也回不来了。 夏姑娘痛定思痛,咬咬牙—— 本不能亏!继续追! 穆宸腿脚不方便? 她年纪小,腿脚灵便! 穆宸依然脾气冷? 余生她来做他的太阳, 这世间欠他的温暖,她给! 初生牛犊小记者vs卷土重来大魔王 深渊在侧,我也在。 我是你的软肋,也能做你的盔甲。

1 暖婚与你皆可期

暖婚与你皆可期

搬砖的熊现代言情完结

有一种危险和刺激,足可让人肾上腺素飙升,无惧危机四伏。 手中钢笔,尤胜钢枪。 然多年之后, 深渊在侧,无可逃避。 那时他才发现,以他的一己之力, 不能让任何残忍懂得收敛, 亦不能挽留那些无辜又曾鲜活的生命。 少时理想终究沉没于信息的海洋与历史的洪流, 正如他自己, 自救尚难,何以渡人? 穆宸的笔,从此折戟。 十年后静默归来,大隐于市。 穆宸从没想过,能在此在暂栖之所,遇见一生所爱。 夏芷芷也从没想到,馨苑别墅的隔壁邻居,就是业内流传多年的传奇。 至于 #邻居他太帅怎么办?# 夏芷芷:男未婚女未嫁,怂啥?追!必须追!现在就追! 年龄差?都不是事儿! 性子冷?姐没在怕的! 是前辈?那更刺激了! 直到某一天,导师目光很忧郁:……他就是穆宸。 夏芷芷:……你说啥??! 然而偶像追都追了,丢掉的面子也回不来了。 夏姑娘痛定思痛,咬咬牙—— 本不能亏!继续追! 穆宸腿脚不方便? 她年纪小,腿脚灵便! 穆宸依然脾气冷? 余生她来做他的太阳, 这世间欠他的温暖,她给! 初生牛犊小记者vs卷土重来大魔王 深渊在侧,我也在。 我是你的软肋,也能做你的盔甲。

1 宋家夫人不好惹

宋家夫人不好惹

三月棠墨现代言情连载

孟渐晚在圈子里挺出名的,放着好好的千金小姐不当,非要当一个样样精通的大姐大。 大姐大勾唇一笑:“别爱我,没结果,除非赢过我。” 宋少发表爱情宣言:“我觉得,爱一个人呢,就是要给她买跑车,一辆不行就两辆,实在不行再加一架私人飞机,或者豪华游艇!” 孟渐晚:“OK,我可以考虑一下。” * 婚前,宋遇就知道孟渐晚是惹不起的小祖宗,婚后更甚。 宋遇正忙着呢,秘书火急火燎跑来:“宋总,夫人她在酒吧把程家小少爷给揍了,人已经进医院了。” 宋遇习以为常:“她连我都打,打别人有什么好惊讶的。” 秘书:“……其实这事儿不怪夫人,程家小少爷刚留学回来,不认识夫人,把她当成未出嫁的小姑娘调戏了,听说是摸她的脸。” 宋遇签字的手一顿,挑起眼梢:“程家小少爷手断了没有?” “那倒没有。” “我去把他打断。” “……” 自此,宋总放出话来:“友情提醒,宋家夫人不好惹,见了她最好绕道走。” 吃瓜群众:“她这么放肆,还不是您惯的,别墅都改造成养鸡场了,就因为小夫人爱养咕咕鸡、爱捡鸡蛋。” * 宋总即兴rap:“以为她是孟德瑞拉,实际是朵霸王花,只好连盆端回家,免得祸害到大家。哟哟哟!” 孟渐晚:“你完了:)”